吞進肚子裡的秘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人与动物交配视频_罗大伦视频_亚洲人成网站7777视频

  方芳下班歸來,前腳剛進屋,便一眼瞧見丈夫梅林正在窗前展箋看什麼。也許梅林的註意力全集中在這紙上的緣故,直至妻子趨近身邊,他才大吃一驚,急忙將這紙箋揉成一團捏在手心裡,露出滿臉尷尬的神色,沖著妻子不自然地笑瞭笑:方芳,下班瞭?

  按照慣例,方芳這時會像小燕子似的撲上前去摟住丈夫的脖子,給他一個甜甜的吻,然後依偎在丈夫的懷裡,卿卿我我地親熱一陣子。

  可今天不然,方芳讓丈夫這一奇怪的舉動給驚呆瞭。結婚三載,夫妻之間從來沒有什麼秘密可言,為什麼今天丈夫一反常態,見瞭她就遮遮掩掩,驚惶失措呢?難道這紙箋上還有什麼秘密?難道丈夫幹瞭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?

  想到這裡,方芳剛進屋時露出的甜蜜笑容便倏地消失瞭。她站在丈夫面前,平靜地伸出右手打開光潔的手掌,以半是撒嬌半是命令的口吻道:梅林,藏著什麼好東西,給我瞧瞧!

  梅林竭力掩飾著驚慌的神態,囁嚅道:沒啥,沒啥,廢紙一張。

  丈夫越是這般心虛,方芳越要打破砂鍋問到底,她以不可抗拒的姿態執拗地將那手掌繼續朝前伸瞭伸:既然是廢紙一張,給我瞧瞧有啥關系?

  梅林搖瞭搖頭,突然吐出瞭一句沒頭沒腦的話:不,瞧瞭會讓你傷心,增加你的思想負擔,還是不瞧為好!

  丈夫這麼一說,方芳就更堅定瞭要解開這紙團秘密的信心不可,她幾乎是突然撲上前去抓住丈夫的那隻胳膊,要去奪過捏在他手裡的那個紙團。

  梅林措不及防,情急之中將妻子一推,迅速地將那早已揉皺的紙團塞進嘴裡,飛快而又艱難地吞咽瞭幾下,那紙團便落進肚裡去瞭。

  這閃電般的動作僅僅發生在幾秒鐘之內,等妻子再次撲上前來阻止時已經遲瞭。

  方芳做夢也沒想到丈夫會有這麼一手,頓時雙腿一軟,像團稀泥似的癱在地上,傷心絕望地嚶嚶抽泣。這是他們牢不可破的婚姻生活中從未出現過的怪現象,做妻子的怎能不大受刺激呢?

  當天晚上,兩口子誰也沒動手做飯。方芳早早爬上瞭床,抱著枕頭整整嗚咽瞭一夜。第二天早晨醒來一照鏡子,那美麗的雙眼紅腫得像一對桃子,而床上的那個枕頭也濕得沒一根幹紗。丈夫梅林也不知啥時在傢裡消失瞭,沙發旁邊的那隻煙灰缸裡的煙蒂堆得像小山似的,方芳幽幽地嘆瞭口氣,覺得全身軟綿綿的,像大病瞭一場,打不起半點精神來,便隻好給單位掛瞭個電話要求請兩天病假,然後又返回臥室,一頭倒在床上,睜著雙眼盯著頭頂上的吊燈,不住地長籲短嘆。這時,她才隱隱約約覺察到,他們這對恩愛夫妻之間已經出現瞭裂痕,那個被丈夫吞下肚裡的秘密紙團就是危險的信號。怪不得近一個月來,丈夫總是有點魂不守舍,在她面前強顏歡笑。毋庸置疑,這是一封百分之百的情書!丈夫之所以要將它滅跡,就因為見不得陽光!正如丈夫情急中的坦誠相告:瞧瞭會讓你傷心,增加你的思想負擔,還是不瞧為好!瞧,這不成瞭不打自招!男人啊,男人的心說變就變,無怪乎古人說:癡心女子負心漢。無怪乎自古便有無毒不丈夫之說……方芳越想越傷心,越傷心越掉淚,她怎麼也弄不明白,為什麼會有這晴天一聲霹靂?好端端的一個幸福美滿傢庭為什麼會讓第三者插足?天啊,難道我們的緣分就到此瞭結瞭麼?不,不!方芳猛地從床上一躍而起,輕輕地用手拍瞭拍自己的前額,冷靜地思索瞭片刻,終於拿定主意,有瞭把握。丈夫決不會拋棄自己,因為他們的愛情是經過瞭百折不撓的考驗。旅行結婚時,他們兩口子曾經登上黃山那險峻的天都峰,在那道象征牢不可破的愛情鐵鏈上拴過一把大鐵鎖。也就是說,這愛情誰也破壞不瞭,永遠天長地久!接著,他們又南下廣西,在劉三姐的塑像前雙雙海誓山盟,像當年劉三姐與阿牛哥訂立白頭盟一樣,深情地吟唱道:連就連,我倆結交訂百年,哪個九十七歲死,奈何橋上等三年……”

  經過這麼一陣反思,方芳似乎又變得信心百倍起來,她自信與丈夫的愛情基礎是牢靠的,即使丈夫偶爾失足,她也應當以寬廣的胸懷原諒他,幫助他擺脫第三者的糾纏,揚起生活的風帆,重築小傢庭的愛巢。

  思想顧慮一旦解除,方芳頓覺得神清氣爽瞭,她吐出瞭心中的塊壘,重新振作精神,走出臥室,沖瞭杯鮮牛奶提神。稍微休息片刻後,一瞧快近午間瞭,便又走進廚房,施展開平日的烹調手藝,弄好一桌香噴噴的美味佳肴擺在桌上,焦急地等待丈夫的歸來。

  然而,時間一分一秒地飛快過去,壁鐘已敲過12點瞭,還是不見丈夫歸來。方芳便心焦瞭,急忙拿起話筒朝丈夫的公司裡掛電話。這些年,丈夫下海後辦瞭一傢公司,一直紅紅火火,如日中天。丈夫事業心極強,極少在傢中吃午飯,這會兒電話一打過去,公司辦公室的人便回話說,梅林總經理昨天和今天一直沒上班。方芳內心一沉,一種無名的恐慌又襲上瞭心頭。不過,她深信丈夫是重事業如生命的人,他也許忙業務去瞭,其他什麼意外是絕不會發生。盡管如此,方芳還是感到有點忐忑不安,獨自瞅著滿桌香噴噴的美味佳肴竟沒產生半點食欲,眼睜睜瞧著全冰涼瞭。團團陰影,又無端地襲上瞭她的心頭。

  挨至晚間,公司才來電話,告之總經理出遠差瞭,歸程時間未定,多則一月,少則半月。